视频more


主题活动

  • 共话嘉院精神
  • 共寻最美嘉院
  • 共创百年辉煌
  • 共圆百年梦想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嘉院群贤 > 校友天地 > 陈企霞先生二三事

方伯荣

    为了百年校庆,老贾给我来了几次电话,希望我写一点关于陈企霞先生的事,他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知道我在杭州大学读书时候与陈先生有过短暂的见面。陈先生是浙江鄞县人,最早就读于宁波甲种商业学校,所以可以看作是浙江经专的前身,这样来说,他是现在嘉兴学院的校友了!

    1959年我进入杭州大学中文系读书,自己希望能够通过努力学习,将来成为一个作家,所以读书十分用功,成绩比较优秀。到了大三的时候,当时的系主任叶克老师是延安来的老革命知道我们几个喜欢写作的学生,把我们叫到系办公室。他说,你们在写作上有一定成绩(当时我们在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0周年征文活动中,一篇小说一万多字、一首诗歌、一部从西湖民间故事改编成的电影剧本,获得了一等奖。),你们去找陈企霞先生,他是延安来的老作家老编辑,我们是朋友。我给你们写个字条,你们去找他,他一定会指导你们的。

    老实说,当时我们已经知道什么“丁陈反党集团”,丁玲名气很大,陈企霞我们不熟悉。而且,我们还以为陈先生也是女的呢,因为丁玲是女作家。至于他们有什么“反党”的罪行,我们全然不知道。既然系主任让我们去找陈先生,那一定不会错的。

    叶克主任说,陈先生有个生活习惯,下午三点钟以后开始工作,晚上睡得很晚,你们最好希望三点以后去找他。他告诉了我们陈先生家的地址,在当时杭大河南教工宿舍。

    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三点一过,我们三个同学揣着叶克主任的亲笔字条,敲开了陈先生家的门。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后来知道她是师母郑重),我们告诉了来意,她让我们进屋。起坐间十分狭小,在一只小方桌旁有几只骨牌凳。女主人对里屋说来客人了。于是窗帘掀起,从里屋走出一个人来——一副眼镜,清瘦的脸,头发十分光亮,全部梳向后面,完全如同五四时期的年轻人,不过他已经是中年了。“坐,坐,你们坐。”他看见我们都站着便这样说。我们就局促不安地坐了下来。他也坐在方凳上,背后是书橱。

    “我就是陈企霞。”他自我介绍,“叶克主任已经跟我说过了,你们喜欢写作,很好么。你们喜欢看什么书?”他这样一说,我们紧张的心慢慢放了下来。我们回答中国的几大名著呀,苏联的几部名著,还有法国的等等名著,我们都看了。

    陈先生转身从书橱里取出了一本书问:“这本书看过吗?”

   《船长和他的女儿》!

    我们没有看过!

   “你们拿去看看,书里写了什么?怎么写的?下次来我们谈谈。你们的习作也拿来,我看看再说。”陈先生说。

    后来我们去过几次,谈了我们对这部书的看法,也听了他对我们几篇习作的意见。我们曾经商量过,希望发表几篇像样的文章再去听陈先生的教导。可是,后来忙于学习和毕业考试,也没有理想的作品发表(发表几篇小文章拿不出手),就不敢去见先生。十分对不起他,我们毕业了也没有去与陈先生告别。      

    但是我们心里一直记着陈先生。想等到我们有了成绩一定去看望先生。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已经在平湖师范工作了三年,自己努力工作,认真教学,抓紧创作,校长十分看重我。想不到一夜之间,从平湖师范大门一直到南门汽车站贴满了我的大字报——方伯荣:丁陈反党集团的黑爪牙!

    于是逃难抓回批斗关押,整整十个月!要我交代与陈企霞的关系,要我交代《寻太阳》电影剧本是不是陈企霞指导改编的?毛泽东主席是我们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为什么你们还要去寻找“太阳”?是不是寻找蒋介石?我愤怒地进行了痛斥。

    当时有个西湖民间故事《寻太阳》,讲的是没有太阳的时候。老百姓生活在黑暗世界,十分痛苦;后来西湖边有个十分勇敢的人,克服千难万险,寻找到了太阳,给人民带来了光明。杭州民间文艺协会的徐飞先生指导我们,给我们提了意见,我们反复修改,后来征文获得一等奖,如果没有文革也许可能拍电影呢!

    为了不让“造反派”得到什么“证据”,我把这个剧本彻底毁了!十分可惜,现在没有了这个剧本。

    四人帮粉碎以后,1979年,我出差到杭州,决定去看看陈企霞先生。我知道他已经平反,纠正了对他的错误结论。

    他坐在沙发上,听我讲完了“文革”中的遭遇,他动情地双手拍了拍沙发说:“我这个人真是罪该万死,害得你们也受苦了!”听说他马上要回北京工作,我们非常高兴。那一天他心情十分好,谈兴很浓,一直到下午六点多,他的女儿叫吃饭,我们才离开。

    后来我们知道,陈企霞,浙江鄞县人,著名作家、文学家。1913年10月20日出生于一个破产的小商家庭,自幼生活贫困。曾在免费的宁波甲种商业学校读书。1988年1月16日谢世,原名陈延桂。

    以下材料,我照抄自有关资料,供大家了解陈企霞先生的大概情况——

    1925年入宁波甲种商业学校。1927年离开家乡外出流浪,当过银行练习生,布店店员和其他杂工。因为爱好文学,1931年始发表小说、散文,次年至上海在通信中认识叶紫,到上海共同创办无名文艺社,出版过《无名文艺旬刊》和《无名文艺月刊》。1933年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主要从事革命活动。

    1933年在《无名文艺旬刊》发表第一篇小说《梦里的挣扎》。次年在《文学季刊》一卷四期发表的小说《狮嘴谷》是他早期较好的作品。此外也写过评论文章。但数量不多,一直未结集出版。一生的主要贡献在文学编辑和文学教学方面。1940年到延安,先后在中央青委宣传部、协助丁玲编《解放日报》副刊,参加延安文艺工作座谈会。1945年参加华北文艺工作团,华北文工团并入华北联合大学后,任联大文艺学院文学系主任,参与编辑《北方文化》(成仿吾主编)、《华北文艺》(欧阳山主编)等刊。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全国文联副秘书长、文协秘书长,不久又于丁玲、萧殷一同编《文艺报》,任《文艺报》副主编、主编,中国作协第二、四届理事。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55年因“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冤案被错划为“右派”。后任杭州大学教师。1979年平反,恢复名誉后历任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副主席,后调北京任茅盾文学奖评委,《民族文学》杂志主编。1987年离休,1988年1月16日病逝。

    主要作品:著有评论集《光荣的任务》,小说《狮嘴谷》、《血的旗子》、《一个碾米厂的毁灭》、《星夜曲》,散文《狼叫》等。2008年遗作《企霞文存》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