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more


主题活动

  • 共话嘉院精神
  • 共寻最美嘉院
  • 共创百年辉煌
  • 共圆百年梦想

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 首页 > 嘉院群贤 > 校友天地 > 一位资深的外经工作者 ——记我的学生、知己郑海锋

(一)奋发有为苦孩子

    相传孔子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我心里一估算,我的学生应该上万了,其中业绩昭著的不乏其人,这就成了我教师生涯的自豪和荣耀。在那么多的学生中,郑海锋便是其中的一位。不过,当年我并不是他的班主任,也没有上过他的语文课,但是五十多年来,我们师生俩亲密无间,视为知己,真是一段缘分。

    海锋是个苦孩子,他6岁时父亲撒手尘寰,不久母亲又相继去世,兄弟四人成了孤儿。虽然族里爷爷辈老人抚养了他,但他毕竟过早地承受了生活的磨难。孩童时代,他割草、放牛、插秧、担粪,样样农活都干过。他常常骑在牛背上,一边放牛,一边看书做作业,久而久之,他练就了“牛背功夫”,学习成绩始终领先于同伴。

    1961年秋,海锋初中毕业,考入浙江冶校,他被编在工管308班,班主任是黄纬老师。为了让这个品学兼优的苦孩子茁壮成长,学校给了他甲等人民助学金——每月九元五角钱。当年能享受全额助学金的,凤毛麟角,可见学校和黄老师,对他寄予了深切的关爱和厚望。

   黄老师学识渊博,热爱学生,他任教工管308班的语文课,这对海锋来说,受益匪浅。海锋对古文和诗词的浓厚兴趣,就是黄老师启迪、训导出来的。至今,海锋还珍藏着黄老师当年写的好多篇诗词,其中一首词是:

书赠海锋学棣

    东风骀荡,江山葱郁。生活甘饴似蜜。经年长忆党恩情,更毋忘人民奶汁。红旗高举,青春永葆。言行始终如一。好儿女志在四方,为革命永不变质。

黄纬   一九六四年七月二十日

    我和海锋相识于1961年的寒假。一天,海锋来到我的寝室,吸引他的是墙角边的那个书架。据海锋后来回忆,他从书架上抽看的第一本书,是儿童连环画《骄傲的大公鸡》,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原作者是儿童文学作家金近,而文字改编者是我。这本连环画在“文革”时,当然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了,所以海锋的回忆,今天就显得弥足珍贵。

    就是这次寒假,他借了我的《成语小词典》,居然在三天之内抄了下来,而且,字迹是那么端正和秀丽。

    每当我跟海锋一起上街的时候,不管天气多么冷,他总是先把袜子脱去。他说,这样袜子就耐穿了。以后,他们的班长告诉我,说春节里食堂发给海锋的带鱼、猪肉,他舍不得一次吃完,足足藏了半个月。当然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琐事。

    然而,后来我从他的一篇《学习鲁迅》的作文中,看见他是这样写的:“ 学习一个伟大而质朴的人物,必须从细节做起。鲁迅在南京读书的时候,由于经济拮据,衣服单薄,就常吃辣椒御寒。但是他发愤读书,成绩总是全班第一。”海锋写得多么精辟!别看他还不脱稚气,可是心里却深藏着宏愿——从“细节”学起,将来做一个像鲁迅一样的,对国家有贡献的人。  

    每天晚上,海锋只要有空,总在我的房间里看书。我备课,他看书,互不干扰,但有时我俩也会“疑义相与析,奇文共欣赏”,把话说到一起。到了十点多钟,我下了“逐客令”,他才离去休息。

    海锋是温州乐清人,每逢寒暑假,都因为没有路费而留校。1964年7月毕业,海锋还是没有回家,留校到8月底,领了学校预支的差旅费,就直赴北京工作了。所以,海锋中专三年,留下了“爱校如家”的心酸佳话。

    有一次,黄老师告诉我,班上学生都在马鞍山专业实习,海锋突然写信给他,说旧版人民币正在换新,而自己平时省吃俭用,从助学金中节约下的5元钱,还珍藏在寝室的箱子里,请黄老师赶快帮他打开箱子,把旧币兑换成新币。我听了黄老师的话,既感动,又钦佩。海锋每月九元五角钱的助学金,要吃饭,要买牙膏,要理发,要买学习用品,又要从中节省出几元钱来,太不容易啦!这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哟!黄老师啧啧赞叹说:“这个学生‘贫贱不能移’,将来肯定有出息!”

    1964年7月,海锋以每门学科都是“5分”的优异成绩,荣获“优秀毕业生”的光荣称号,他被分配到北京冶金部钢铁研究院。蛟龙得水,海锋的前景一片美好!

(二)战火中不辱使命

    当时,海锋刚二十出头,满怀报效祖国的雄心壮志,工作干得很出色,因此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和好评。

    “文革”之后,海锋活力倍增,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他,竟然爱上了学英语。他充分利用业余时间,身不离收音机,经过三年刻苦学习,1981年,他终于领到了北京广播电视大学的英语单科毕业证书。

    1983年10月,海锋幸运地被调到中国冶金建设公司,任驻伊拉克办事处财务经理。那年他39岁,第一次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帅得很呢!

    海锋虽然早已拥有企业会计的丰富经验,但在涉外会计方面,遇到的却是新课题,什么保函、外汇、按揭、避税等,他必须重新在实践中学习,好在他是一个聪明而勤奋的人,什么困难都难不倒他。

    1986年,他又被调到中国冶金建设公司驻科威特办事处工作。

    在常人眼里,驻外人员既荣耀,又舒适。实际上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当时国内政通人和,社会稳定,但是到了国外,许多意想不到的事,瞬间都会发生。 

    1990年8月2日凌晨2时,在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亲自指挥下,该国出动350辆坦克,几十架直升机,10余万精兵,突然疯狂入侵科威特。

    办事处的同志们——老郭、小姜和海锋,还有正在探亲的海锋的爱人高淑美,都在睡梦中被惊醒了。这时,海锋鼓足勇气,登上屋顶察看动静,只见炮弹的飞行弧线,像流星雨一样,不间断地从空中划过;惊心动魄的枪炮声不绝于耳。他又发现旁边居民楼的水箱被打漏了,在不停地喷水;不远处的水电部大楼,正冒着浓浓的黑烟。

    中午时分,伊军占领了科威特电台,包围了埃米尔王宫,关闭了科威特国际机场。接着科威特通讯大楼被炸毁,国际通讯中断,办事处再也无法与北京联系,无奈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海锋他们面对危局,在确保人员安全的前提下,节约用粮、用气,大家精诚团结,一切听从中国驻科威特大使馆的安排。  

    这时,办事处的大门突然被踢开,冲进来两个手持冲锋枪的伊拉克士兵,他们说要搜查科威特军人。海锋他们镇定自若,告诉伊兵这里是中国人的办事处,请他们立即离开!伊兵走后,大家面面相觑,反倒心有余悸。

    战争第二天,海锋自告奋勇,驱车上街购食品,换煤气。他看到广场上,停放着几十辆喀秋莎火箭炮车;马路上坦克、装甲车来往不断;路边堆着许多科威特士兵的尸体,还有烧焦的汽车残骸;荷枪实弹的伊拉克士兵在急速跑动;天上伊拉克的直升机飞得很低,来回盘旋。总之,气氛依然紧张。海锋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恐怖的战争场景,心里一阵阵颤抖,但是他为了做好物资储备,哪里还顾得上自身安危呢!

    战火越烧越旺,8月8日伊拉克声称,如果美国介入战争,他们就将炸毁科威特的电厂、水厂及公用设施,并叫嚣将使用化学武器。在险象环生的情况下,办事处的同志们坚守岗位,早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互相用“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作勉励,人人都写下了遗嘱。日后,谁能活着出去,谁就把大家的遗嘱带回祖国。

    8月10日夜12:30,这是个最难忘的时刻,我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了一条新闻:中国政府将尽最大努力,保护中国侨民的安全,并将进一步与伊拉克政府交涉我国侨民撤离事宜。海外游子终于听到了祖国母亲的庄严声音,人人脸上都挂满了泪水。

    小姜是位年轻的共产党员,他和海锋为办事处的人员留守问题,正争执不休。说句心里话,谁不想马上离开科威特,但在关键时刻,谁都愿意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而把生的希望让给别人。海锋说,我的儿子已经上中学了,无后顾之忧,这里都交给我吧;小姜说自己孑身一人,发生意外, 无牵无挂。几经争执无结果,只好请示大使馆。大使馆领导果断地回答:别争了,都撤吧!待局势好转再回来。 

    于是,办事处的同志们,忙着做撤离前的准备。海锋整理重要文件和财务账册,宁愿自己的东西都扔下,也要把公家的3大箱资料全带走,这是关系到国家利益的头等大事啊! 

    这次,中国人在中东组织5000人的战时大撤离,规模和难度都是史无前例,足以令世人惊叹不已。

    这时,伊拉克实行空中和海上封锁,因此撤离只能走陆路。中国第一批撤离的1818人,乘坐126辆车子,冒着50度的高温,从科威特北上,穿越伊拉克大沙漠,再西进约旦首都安曼。

    他们一路所见,石块被太阳烤得乌黑乌黑,似乎都在冒青烟。成千上万的难民没有车子,徒步艰难地穿过“死亡线”,但又被抛进了难民营,他们在烈日下悲惨呼号。

    8月26日凌晨,打着五星红旗的中国撤离人员,顺利登上飞往北京的专机。游子终于胜利归来,下到北京机场,欣喜若狂,他们喊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祖国真好!”

    中国冶金建设公司驻科威特的同志们,经受了战争洗礼,不辱使命,功不可没,而海锋表现尤为突出,他被冶金部评为模范共产党员。海锋的爱人高淑美,夫唱妇随,恰赶上这场举世瞩目的战争,因此,后来同志们送了她一个“科班出身”的雅号,成了她人生中永远抹不去的一桩趣事。

    随着中国冶金建设公司工程的不断扩展,海锋先后到过约旦、伊拉克、科威特、巴基斯坦、斯里兰卡、泰国、日本和美国等地,历时二十多年,他成了一位资深的外经工作者。

    1993年4月,海锋被冶金工业部聘任为高级会计师。1996年,海锋担任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会计学会的常务理事。这不仅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他的母校——嘉兴学院的光荣!

    2004年,海锋终于退休。他辛劳一辈子,这时该好好休息,享受天伦之乐了!

(三)尊师爱校情深深

    海锋说过,梅城是我的第二故乡,冶校是我成长的摇篮,老师和同学都是我的亲人。他的眷恋和感恩深藏在心底,表现在实际行动上。海锋热心为嘉兴学院的《校友》撰稿,至今已经发表了八篇文章。如缅怀黄纬老师的《心中的丰碑》、速写卢岩南同学的《他永远年轻》等文章,已经在校友中间引起很大的反响。

    海锋一生最尊敬的当是黄纬老师。1984年5月,当黄老师病逝时,海锋正在伊拉克工作。他后来写信对我说:“黄老师给了我师恩和父爱,我未能报答,心里只有‘痛’和‘愧’两个字。”

    不久前,黄老师的女儿黄苏斐,要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其中涉及到黄老师在美国飞虎队任译员时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曾是黄老师在过去历次政治运动中难以过关的障碍。而今,飞虎队的史实已经公诸于世,它原本是中美联合抗日,彪炳千古的一支英雄飞行队。所以,海锋为了弄清这段史实,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多次跑国家图书馆;又走访健在的与当年飞虎队有关的老人;并联系浙江大学档案馆。他把搜集到的珍贵资料,提供给黄苏斐。我说,海锋的热心肠和正义感,已经可以告慰黄老师的在天之灵了。

    海锋毕业以后,我和他相隔千万里,然而,书信来往却从未间断。他是一个细心又认真的人,他把我写的信,都按年月顺序保存着,可惜的是我几经搬家,都把他写的信丢失了,实在抱歉!

    海锋无论走到哪里,也像我一样,喜欢逛书店。他一旦买到好书,就会立即寄送给我。比如《金瓶梅》这本书,他就是从新加坡寄给我的。我把这本书看作比人参、燕窝更加珍贵的礼品哟!

    去年4月10日,工管308班在梅城举行同学会。海锋携爱人提早两天出发,特地到杭州,先来看望我。啊,毕竟过去了50个春秋,我俩都老了!所欣慰的是,“壮心不已”,都还没有失去青春的光泽。

    西湖四月,正是桃红柳绿的最佳赏景时节,然而我俩却坐在书房里“双边会谈”。我要海锋谈当年从科威特战场撤离的亲身经历。过去,我曾多次写信,希望他把这段经历,用回忆录的形式写出来,然而他总是说:“好汉不夸当年勇了!”这次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他才作了详细的讲述。今天,我借写作本文之机,公诸同好,一起分享。

    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写个人回忆录,我每写一篇,都通过电子邮箱发给海锋,让他先睹为快,并请他提出修改的意见。他看得很仔细,凡是键盘打错的,用词不当的,内容应增应删的,他都替我一一指出来。令我感动的是,他每次都把我的原稿与修改稿对照起来看。我说这样太费劲了,可他却说,只有这样看,才能领会我修改文章的思路,从而,从写作技巧上得到更多的收益。啊,海锋如今虽然年逾古稀,但是“好学”与“认真”,依旧不输少年人!

    正如本文开头所写,我的学生众多,有跟我促膝谈心的,有帮我办事的,有陪我赏景的,有邀我到酒家小聚的,但是通过QQ, 跟我讲文史,论诗词,谈写作的,恐怕只有海锋一人。这种情况当然不难理解,因为我的学生,都是终生从事经济工作,而非文史工作者,而海锋具有特殊爱好,纯属例外。总而言之,我和海锋的关系,虽说是师生,其实是兄弟,是笔友,更是难得的知己!

    当年,鲁迅和瞿秋白是革命同志,是并肩作战的文艺战士。鲁迅曾写过一副对联送给瞿秋白: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我和海锋要向先辈学习,烈士暮年,肝胆相照,永远是知己!